Part.219盲目之爱
模仿。这种模仿并非是刻意模仿,而是耳濡目染之下无意识之间的被感染。 孩子会被父母的行为所熏陶,恋人之间也会不由自主地学习对方的生活习惯。或许是因为爱着对方,所以才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学习对方的一切。狄卡兰的手中的王器,显然也赋予了他类似的能力,他的【模仿】并不单纯局限于动作上的模仿,而是不论梅林等人用怎样的方式去攻击他,他都可以模仿出相同的甚至更加强大的力量反击回去不过这样的模仿应该是拥有其上限的,否则从根本上这个能力就变成了一个彻底无解的能力。
联系kok首页
详情
本文摘要:模仿。这种模仿并非是刻意模仿,而是耳濡目染之下无意识之间的被感染。 孩子会被父母的行为所熏陶,恋人之间也会不由自主地学习对方的生活习惯。或许是因为爱着对方,所以才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学习对方的一切。狄卡兰的手中的王器,显然也赋予了他类似的能力,他的【模仿】并不单纯局限于动作上的模仿,而是不论梅林等人用怎样的方式去攻击他,他都可以模仿出相同的甚至更加强大的力量反击回去不过这样的模仿应该是拥有其上限的,否则从根本上这个能力就变成了一个彻底无解的能力。

kok首页

模仿。这种模仿并非是刻意模仿,而是耳濡目染之下无意识之间的被感染。

孩子会被父母的行为所熏陶,恋人之间也会不由自主地学习对方的生活习惯。或许是因为爱着对方,所以才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学习对方的一切。狄卡兰的手中的王器,显然也赋予了他类似的能力,他的【模仿】并不单纯局限于动作上的模仿,而是不论梅林等人用怎样的方式去攻击他,他都可以模仿出相同的甚至更加强大的力量反击回去不过这样的模仿应该是拥有其上限的,否则从根本上这个能力就变成了一个彻底无解的能力。

梅林估计,模仿所回击的力量大概不会超过狄卡兰自己的力量,只要超过了某个极限之后,那模仿的能力就会彻底失效。不止是力量,或许消耗也是问题之一。这样的能力自然不可能是自动生效的,这种模仿大概更类似于【领域】的类型,开启并维持这种能力也需要消耗自身的能量这和回击力量上的局限性一样,都是这个能力的弱点之一。

但由于王器所爱之触的缘故,这两个弱点现在都变得无法利用了。超过狄卡兰能够承受的力量,会被他利用掌控的能力将那力量引导向其他地方这也侧面证明了一件事,齐格飞的力量狄卡兰并不能简单招架住,但却能够依靠模仿这个能力模仿出齐格飞的力量来进行回击而能量消耗的问题,却因为所爱之触中所储藏的巨大力量,让他也抹消掉了这个弱点。也就是说,这个能力几乎可以用【毫无弱点】来形容,因为它所有的弱点,都被其他能力所弥补上了。

望着眼前神色依然平静如初的狄卡兰,梅林忽然眯了眯眼。但这个能力,到底有什么作用?如果狄卡兰要依靠这个能力来保护自己,那么他那掌控的能力显然才是更好的选择。自己一行人的斗气和魔力在释放出体一段距离之后就会成为他的所有物,这种能力显然比起击中自己再反射回去的模仿要更加强大。

齐格飞的近距离攻击也毫无作用,因为他的身体显然也会直接将齐格飞的力量引导向其他地方他能够掌控自己身体里的一切,包括进入他身体之中的力量。他的模仿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这是一个【被动能力】。

如果自己一行人不发动攻击,那么这模仿的能力就毫无意义,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模仿。他那强大到几乎让人无法呼吸的猩红色能量是如此强大,如果他利用自己的猩红色能量发动攻击,或许自己这一行人早就等等。梅林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讶然:我明白了,你根本就无法掌控王器里的能量。

是的,狄卡兰从刚才的现在,所说的所有话,所做的所有事都在掩饰一件事实那就是王器之中所蕴含的那可怕的力量,根本就无法为他所用进行攻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狄卡兰忽然埋下头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越来越夸张,甚至还带着愉悦的情绪。良久,他终于从大笑声中缓了过来,他直起了身子,面色也渐渐恢复了平静。他看着梅林,轻轻摇头道: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了果然,梅林,正如我一直所说的那样,如果有人成为了你们的敌人,那么一定要在第一时间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他顿了顿,将目光移向了齐格飞等人:你知道吗,梅林,我的朋友。

你这几位朋友在刚才那几次攻击失败之后,在计划着用自己最强大的一击来试试能不能对我造成伤害那是我最想看见的。你应该也能猜到,我的模仿是拥有一个上限的,而超过了这个上限之后,这种能力就会失效。只不过这上限......大概和所爱之触里所蕴含的力量相等。

齐格飞的脸色一白,额头上顿时渗出了冷汗。如果他刚才真的用全力对狄卡兰进行攻击,那么对方势必会使用自己的模仿能力以同样强大的力量反击回来。他当然不会攻击自己,齐格飞很清楚狄卡兰的第一目标,一定是如他眼中钉一般的梅林!你看,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缘故,你们之中已经有人死在我的手下了。

狄卡兰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他的目光也重新放回了梅林身上,很多人都觉得,强大的实力能够将一切问题都解决掉,但我的看法却恰恰相反空有力量,却没有一颗能够和自己的力量相匹配的大脑,那样的敌人是最容易被解决的。梅林侧了侧头:你的能力从防御上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但却并不具备主动攻击的力量。

我猜你应该还拥有别的力量吧,如果只有这样的程度,那你未免也太让人失望了。狄卡兰又一次大笑了起来,有梅林这样的对手似乎让他感到极其开心。他一面笑着,一面看着梅林道:不错,这一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你大可放心我总是不愿意让自己所青睐的人感到失望,因为那样的事会让对方日后对你的尊敬心理大打折扣。

他缓缓收住了笑声,惋惜道:其实我并不愿意杀死你们,相当不愿意。我们所能看到的未来几乎是一片黑暗,为此我们需要每一分力量,不论这力量到底从何而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梅林,我对你的评价,能够和大骑士平级。他看着梅林,一字一顿地道:你没听错,我也没有疯。

你的存在,足够以一位大骑士来进行交换。别说是齐格飞三人,就连梅林自己都有些惊讶了。

他有些受宠若惊地咳了咳,面色尴尬地道:狄卡兰阁下,我们是敌人。不错,这是让我感到最为惋惜的一点。狄卡兰的面色有些沉痛,摇头道,我不得不杀死一名可能会在未来发挥极大作用的人,这让我感到万分可惜。

有的时候,这该死的命运就是如此喜欢捉弄人,它总是会让人不得不做出一些与自己的愿望相悖的选择。梅林又一次忍不住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在提及【未来】那到底是什么?你到底看到了些什么?我从一开始就说了,这是不能告诉你们的事,更何况那是和你们无关的事,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了。我之所以要重新变回人类,就是为了去面对未来那即将降临在这片大陆之上的灾难。

kok首页

狄卡兰摇头道,当然,我的手段是你们无法接受的,这一点我当然清楚。你们想杀死我,我也想杀死你们,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双方可是达成了一致。

梅林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狄卡兰。狄卡兰说得没错,他是梅林难得的想要杀死的人。

直接或是间接死在他手下的人实在是太多,更何况他在地底强行构筑了梅林最不想回忆的那些事甚至就只是后面那个理由,就足以让梅林对他产生杀意了。狄卡兰所看到的未来不知道是什么,那或许是整个永不复行共同看见的东西也正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不同,永不复行分裂成了两类人。

占据主导地位一类的便是如同狄卡兰的这些人,他们为了面对未来那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灾难,几乎不计一切代价地去收集各国王器,并且利用所有的手段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另外一类则是如同老拉斐尔和赛加等永不复行的【变节者】,他们或许同样知道那狄卡兰讳莫如深的未来,但却试图选择更加温和、也更加符合人类理念的手段去对抗未来。从狄卡兰的话语之中来看,梅林估计永不复行看到了未来这一点是确有其事的也就是说,或许狄卡兰在人类地【大义】之上确实是是站在正面那一方的,但这并不代表梅林就准备束手就擒顺应那所谓的大义了。

既然是人类的大义,那么身为半精灵的梅林自认为自己也是人类的一员狄卡兰的行为他无法苟同,那么为什么狄卡兰的选择就一定是正确的呢?为什么自己就一定要听从狄卡兰所谓的人类大义而引颈受戮呢?从他踏出精灵之森的第一步开始,他就在反抗着命运的潮流了。既然有第二个能力,那么或许也有第三个能力吧?梅林甩了甩头,将脑海中的那些念头全部甩开了来,让我猜猜,你的第三个能力是不是同样是爱之中的某一种特点?狄卡兰笑了笑: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去猜的事。梅林挠了挠头:我想也是,那么......不过有一点让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不打算用你那右手的能力试试能不能杀死我呢?狄卡兰忽然开口打断了梅林的话,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梅林的右手,从我读取到的记忆之中,你从来没有用右手触碰过别人,因为唯一一个触碰过你的右手的那个精灵族的小孩子在一瞬间就死亡了.很有意思的能力,或者说诅咒。

你根本无法控制住你的能力,所以你也一直在避免着轰!!无数道锁链在一瞬间就涌向了狄卡兰本来所站的位置,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坑洞。狄卡兰的身体已经向后挪移了数米,他的脸色有些惊讶,因为在刚刚那一瞬间,他几乎是擦着锁链的边缘躲掉的梅林的攻击。他抬起了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梅林忽然笑了起来:我明白了,这件事是你的逆鳞。狄卡兰顿了顿,他紧紧地盯着梅林,目光之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丝怪异和忌惮。

少顷,他忽然眯了眯眼道:有趣,就算失去了理智,你也依然能够保持理智这话可真是拗口,不过这种不论是逻辑还是概念上都互相冲突的状态,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梅林冷冷地道:我已经失去和你交谈的兴致了。狄卡兰叹息了一声,旋即一扭身子躲开了梅林的锁链摇头道:可惜,我倒是觉得和你聊天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不可能的,虽然你的奥术魔法不在我能够模仿的范围之内,但你想要碰到我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梅林咬牙道:如果你不打算动手,那就准备去死吧。

狄卡兰双手环抱在胸前,微笑道:我为什么不打算动手?我说了,你身上的王器是我必须要取得的东西,齐格飞那孩子的身体也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你们离开这里看来你还是由于愤怒失去了一些理性啊,我的第三个能力,其实早就发动了。梅林忽然瞳孔一缩,仿佛一盆凉水从头浇下一般迅速恢复了冷静。他立刻回过头去,但在他回头的同一时间,身边却如闪电一般掠过了一个奇怪的人影!那人影背后生着奇特的龙族双翼,头上也生着两根如龙族一般的双角。

他高大魁梧的身体之上覆盖着龙鳞,就连眼睛之中的瞳孔也化作了龙族一般的竖瞳梅林当然认识这个从他身边一闪而过的人影,但这个人影似乎又和他曾经认识的那个人有些不同了。因为那是几乎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了的齐格飞,他此刻已经全然不像是一个人类了,反倒像是一条化作了人形的巨龙!爱这种东西,不得不提的就是其盲目性。爱情使人盲目,亲情则更甚,这句话可是被人实践过无数次的真理。狄卡兰微笑着看着面色惊骇的梅林,悠然道,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不受任何影响,但显然,你的朋友却无法做到和你一样的事。

在盲目性的引导之下,本来束缚着他们的理智都会变得微乎其微,所以他们会立刻用尽全力对我发动攻击。全知者顿了顿,微笑道:与此同时,我的【模仿】和【掌控】,也会同时生效你认为现在的齐格飞,如果全力一剑砍在了我的身上,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呢?全知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你,还有你们那个小星官,你希望我先对谁动手?。


本文关键词:Part.219,盲目,之爱,模仿,。,这种,并非,是,刻意,kok首页

本文来源:kok首页-www.gz-qzy.com